亚马逊连遭特朗普“点名批评”

  【连续两天,特朗普在推特上抨击亚马逊,说这家全球最大的在线零售商缴税少,又占了美国邮政系统的便宜,还害得数千家零售商倒闭。


  本以为随着脸书(facebook)的数据泄露和科技股暴跌,3月份的美股市场能暂离风暴眼。但就在3月份最后两个交易日,美股市场再度被特朗普搅局。这一次躺枪的,是亚马逊。

  连续两天,特朗普在推特上抨击亚马逊,说这家全球最大的在线零售商缴税少,又占了美国邮政系统的便宜,还害得数千家零售商倒闭。

  虽然特朗普没有采取实际手段对付亚马逊,但总统的一个想法就能让亚马逊股价一度跌超7%,威力还是不容小觑的。纵然亚马逊身后有大量投资者支持,但或许贝索斯还是应该盘算一下如何与总统搞好关系。毕竟,特朗普的总统任期还有两年呢。

遭特朗普多次“点名”


 
  特朗普已经多次在推特上“点名”亚马逊,称这家电子商务公司对零售业产生了不良影响,让美国损失了大量就业岗位。

  3月28日,有报道称特朗普准备以违反垄断法为由对亚马逊“动手”。消息传出,亚马逊股价盘中一度急跌7%以上,市值蒸发530亿美元。

  3月29日,特朗普似乎在确认自己的想法,在美股开盘前发布推文炮轰亚马逊三大罪状,拖累后者股价一度跌超4%。

  对于特朗普所言的亚马逊的缴税问题,指的是商品销售税。实际上一直以来,亚马逊都被批评试图避免缴纳销售税。压力之下,从去年4月起,亚马逊平台销售上的自营产品就开始缴纳销售税,但是对在其平台上销售的第三方商家并未这么做。

  此前,特朗普已经多次在推特上“点名”亚马逊,称这家电子商务公司对零售业产生了不良影响,让美国损失了大量就业岗位。

  根据1992年美国最高法院的裁定,只对拥有实体店的零售商征收销售税。此后的几十年内,电商的飞速发展完全超出人们的想象,美国的部分州也已开始对电商征收销售税。电商对实体零售业的冲击也逐渐显现出来。沃尔玛美国前首席执行官比尔·西蒙就表示,电商和实体零售之间存在不公平竞争,并从正在出售的玩具反斗城等深陷困境的实体商店为例。他认为美国国会应该拆分亚马逊。传统零售商塔吉特的前副主席斯托奇也表示,美国对销售税的规定已经过时。

  事实上,在亚马逊“被点名”之前,就已经有投资者表达了对亚马逊商业模式和高估值的疑虑。

  仅以去年10月的市值计算,亚马逊当时4270亿美元的市值就已经是包括沃尔玛、塔吉特、梅西百货、希尔斯百货等8家美国零售巨头公司的总和。而到了今年,由于亚马逊股价再次飙升,差距是只增不减。

  与此同时,这些老牌零售商在亚马逊的冲击下正在大幅关闭其实体店。据分析人士推测,每关闭一家零售企业,都会给亚马逊的市值增加50亿到100亿美元。

据相关统计,亚马逊占据全美44%的电子商务市场份额,64%的美国家庭是亚马逊会员,亚马逊还占有全美71%家庭智能音箱设备的市场。但据纽约大学市场学教授Scott Galloway的一篇最新的文章称,过去9年,亚马逊只缴纳了14亿美元的企业所得税,其竞争对手沃尔玛缴纳的企业所得税却高达640亿美元。

  从2007年至2015年,美国标普500上市公司的平均税负是其利润的27%。而美国科技四大巨头(脸书、谷歌、苹果、亚马逊)的税负远没有达到这一平均值,其中,亚马逊的税负为13%,仅为平均税负的一半,甚至低于苹果的17%和谷歌的16%。

恩怨从何而来
 
 
  特朗普非常痴迷于上世纪50年代的生活,而亚马逊正好把枪口对准了那个年代商业模式的核心部分。

  按照特朗普的说法,他之所以对亚马逊“动手”,主要原因是亚马逊作为电商企业缴税过低,事实真的如此简单吗?

  美国政经资讯媒体Axios报道称,国会曾希望脸书“大出血”,但特朗普完全没兴趣。“他满脑子想的都是亚马逊,”另一消息人士表示:“我们在不同会议上向特朗普解释了一遍又一遍:他的见解是不准确的。实际上得益于亚马逊,邮政系统赚得盆满钵满。但是他一直没有改变这样的看法。”

  消息人士还透露,除了修改税收优惠外,特朗普还准备对亚马逊展开反垄断调查。

  为什么特朗普会对亚马逊产生这么大的执念?

  CNBC报道称,特朗普曾谈到要改变亚马逊的税收“待遇”,因为他的不少朋友们曾向总统抱怨亚马逊损害了他们的生意,并且正在“杀死”购物中心和实体零售商,而特朗普正寻求方法,通过反垄断法或竞争法来对付亚马逊。在特朗普看来,亚马逊不仅正在“逼死”那些夫妻零售小店,还在“疯狂”地占美国邮政系统的便宜。

  Axios的评论称,特朗普是那种老派的生意人,喜欢从实体资产的角度看待这个世界:房地产、邮政派送、主干道商店街和零售小铺。特朗普非常痴迷于上世纪50年代的生活,他本人就像是活在那个年代一样。而亚马逊正好把枪口对准了那个年代商业模式的核心部分。

  美国共和党议员罗宾·凯利表示,发推文是特朗普的个人行为,并不是因为亚马逊,而是因为《华盛顿邮报》。因为特朗普觉得这家媒体并不站在他那边。

  2013年8月,贝索斯以个人名义、花费2.5亿美元买下《华盛顿邮报》,而《华盛顿邮报》与同一时期大多数美国媒体一样,对特朗普并不太友好。去年《华盛顿邮报》还因为调查特朗普慈善捐款而获得了普利策新闻奖。因此,这家媒体也一度成了特朗普的抨击对象炮轰。

  2015年12月,特朗普就怒喷亚马逊“避税”。贝索斯毫不示弱,调侃要把特朗普“送上太空”,离美国政治越远越好。

  2016年5月,特朗普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毫不避讳地宣称:“贝索斯收购《华盛顿邮报》没有什么别的目的,他就是想把这家报纸当做一个获取政治权力的工具,以此来对抗我。我现在就是要告诉你们,我不会让他为所欲为的。”

  2017年6月,特朗普在推特称,《华盛顿邮报》没有付互联网税,撰写“假新闻”。

对亚马逊影响几何


  即使美国对电商平台上的第三方商家征收销售税,也不会对亚马逊造成太大影响。

  虽然,在特朗普发布推文的当天早晨,亚马逊股价一度下跌4.5%,但随后强势反弹,到收盘时上涨1.11%,收于1447.34美元。

  特朗普的批评并没有浇灭投资人对亚马逊的热情。在过去的5年时间里,亚马逊股价的涨幅超过了5倍。

  《华尔街日报》分析称,投资者也意识到,特朗普想要真的对亚马逊出手,并不像他发推文那么容易。

  不过,美国投资咨询机构Aegis Capital网络媒体主管安东尼认为,即使美国对电商平台上的第三方商家征收销售税,也不会对亚马逊造成太大影响。

  对于特朗普强调的亚马逊导致了大量失业的问题,很多反对者认为,这一点也不能完全成立,因为亚马逊本身就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。据统计,目前亚马逊公司创造的全职和兼职岗位超过56万个,并且该公司正计划投资50亿美元在北美建立第二个总部,预计将会创造5万个新岗位。
  
  安东尼毫不留情地指出,讽刺的是亚马逊几乎是美国最大的就业岗位创造者,当特朗普标榜自己就业增长的业绩时,这是一定会谈到的内容。

  要解决亚马逊的问题,除了阻断政府补贴外,还有一个利器。Strategas Research政策研究主管克利夫顿在写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说,很多分析没有注意到亚马逊是国防部委托多年期云服务的唯一公司,许多科技公司对此一直感到愤慨。

  不过,只要特朗普放弃“动手”,一定意味着亚马逊高枕无忧吗?

  回顾亚马逊2017年四季度财报,亚马逊北美业务营业利润在2017年同比增长仅约20%,国际业务亏损当年同比增至两倍以上,亏损超过30亿美元。

  没错,亚马逊是几乎重新定义了零售行业,甚至形成了所谓的“亚马逊效应”——亚马逊只要宣布进入某个领域,该行业的上市公司股价就会迎来大幅波动(主要是下滑),零售业就是典型的例子。

以著名的希尔斯和沃尔玛为例,2009年至今,西尔斯市值从80亿美元缩水至4亿美元,而亚马逊市值则从360亿美元暴增到近5500亿美元。而2017年来,西尔斯股价跌了57%,亚马逊则涨了52%。与此类似,从2014年到2016年的三年间,沃尔玛的股价从74美元下降到了71美元(下降4%),而亚马逊从370美元上涨到845美元(增长128%)。

  但不要忽略一个事实:业内竞争者也并没有坐以待毙,沃尔玛就在发展自己的电商业务以求抗衡亚马逊。沃尔玛在2018财年电商同比增长44%,管理层预计2019财年的电商业务增速将增长40%。

  再看看亚马逊的云计算业务。虽然AWS云服务营利能力极强,并在2017年四季度对运营利润的贡献高达64%,但在2017财年中,微软云服务收入达到189亿美元,较亚马逊(174亿美元)高出近9%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