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商报社主办
您当前的位置: 尊宝娱乐手机版 > 商会 > 正文

“危机感”使华为存活了10年, 未来靠什么?

核心提示: “10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、自豪感,而是危机感。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10年。失败这一天一定会到来,大家要准备迎接,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,这是历史规律。” “现在是春天吧,但冬天已经不远了,我们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的问题。华为的冬天可能来得更冷一些。

146946608385803829

2016年4月16日深夜11点,72岁的任正非出现在上海虹桥机场,独自拉着行李箱,排队等候出租车,身边没有一位助理。

1987年诞生的华为,已经到了任正非所说的“大限之年”。30年间,华为用前半程积累,在后半程绽放,通过手机这个媒介进入人们的生活,并获得了它可能得到的最高赞誉。

华为已经成为一个符号,它几乎是惟一可以在实力与情怀层面与苹果抗衡的中国公司。

华为仍然在领跑,2016年销售收入达到5200亿元人民币,同比增长32%;2016年以25.6%的营业额涨幅位列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第129位。

华为仍然是特别的,外界对其有诸多溢美之词,赞叹它从“中国制造”到“中国创造”的巨大突破。

即便如此,华为似乎还是遮着一层神秘的面纱,无时无刻保持着低调,正如它的创始人任正非一样。

作为世界第一大电信设备服务商,服务全球1/3以上人口;2016年营收五千多亿元,超过BAT总和,居中国民营企业500强榜首。然而,这家传奇企业的掌舵者任正非,却总是把它跟“死亡”两个字联系在一起。

任正非是一个一手把华为带到世界500强,被人崇拜,同时也存在着各种争议、流言的传奇人物。如今,华为的年收入已经高达5200亿元(阿里2016年收入为1011亿元),但他心中却一直有着强烈的“危机感”。

任正非有很多关于华为“危机”以及自省的论调,最近的一次是今年7月,任正非在华为年中市场大会上的讲话。

“在战略纵深的认识上,其实我们公司与之(苹果、三星)还存在很大差距。苹果公司会提前几年对新技术和资源进行前瞻性布局和储备,产业链纵向一体化管理,深度掌控风险及成本。我们在这些方面投入不够,一是没有苹果这么多资金,二是缺少这么多有战略洞察能力的人才。”

“我们也要向OPPO、VIVO学习,他们更多是讲客户体验,而不是宣传零部件。‘炮弹’使用什么零部件其实并不重要,关键是否击中目标。”

在此之前的去年8月,年过70的任正非在华为内部战略预备队建设汇报讲话时,喊出了“三十年河东,三十年河西,华为大限快到了”的论调:

“华为公司想不死就得新生,我们的组织、结构、人才……所有一切都要变化。如果不变化,肯定不行。如果我们抛弃这代人,重新找一代人,这是断层,历史证明不可能成功,那么只有把有经验的人改造成新新人。我们通过变化,赋予新能量,承前启后,传帮带,使新的东西成长起来。”这次,他忧虑的是人才断层。

这不是任正非第一次直面“死亡”这个话题。一个半月之前,全国科技创新大会、中国科学院第十八次院士大会和中国工程院第十三次院士大会、中国科学技术协会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。

在这样一个国家领导人和两院院士济济一堂的大会上,任正非再一次道出华为的困惑:

“华为现在的水平尚停留在工程数学、物理算法等工程科学的创新层面,尚未真正进入基础理论研究。随着逐步逼近香农定理、摩尔定律的极限,而对大流量、低时延的理论还未创造出来,华为已感到前途茫茫,找不到方向。华为已前进在迷航中。”这次,他忧虑的是技术更新。

2011年,任正非跟稻盛和夫见面,当对方说到日本没有及时跟上变化的世界时,任正非认为华为同样如此,并会因此“必死无疑”。

任正非诸如此类的论调还有很多,最著名的莫过于2000年华为内刊发表的那篇《华为的冬天》。这篇文章迅速在业内流传,“冬天”成为行业萧条的代名词。

“如果有一天,公司销售额下滑、利润下滑甚至会破产,我们怎么办?我们公司的太平时间太长了,在和平时期升的领导太多了,这也许就是我们的灾难。而且我相信,这一天一定会到来。”

“10年来我天天思考的都是失败,对成功视而不见,也没有什么荣誉感、自豪感,而是危机感。也许是这样才存活了10年。失败这一天一定会到来,大家要准备迎接,这是我从不动摇的看法,这是历史规律。”

“现在是春天吧,但冬天已经不远了,我们在春天与夏天要念着冬天的问题。华为的冬天可能来得更冷一些。”

在这篇文章发布后不久,华为就迎来了最冷的一个冬天,如若没有“狼性”,华为怕是真的很难杀出一条血路。

任正非将这一历程称之为“炼狱”:“华为20年的炼狱,只有我们自己和家人才能体会。”

2012年,任正非撰写了《一江春水向东流》的内部文章,在文中,他回忆了创业最艰难的那段日子:“2002年,公司差点崩溃了。IT泡沫的破灭,公司内外矛盾的交集,我却无能为力控制,有半年时间都是噩梦,梦醒时常常哭醒。”

那一年是任正非的艰难岁月,他先后经历爱将背叛、母亲逝世、国内市场被蚕食、国际市场遭遇诉讼、核心骨干流失……他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,却依然绝望。

在一封给华为抑郁症员工的公开信中,任正非坦诚,自己也曾是一个严重的抑郁症、焦虑症患者,还因癌症动过两次手术。

这位从小在农村长大,在部队锤炼多年,外人眼里的商业硬汉,即便独自在黑暗中哭泣,却依然心怀光明。无论外界评价如何,任正非都坚信“高科技企业以往的成功,往往是失败之母,在这瞬息万变的信息社会,惟有惶者才能生存。”

分享到:

关于我们?? 广告服务?? 诚聘英才?? 网站声明?? 联系我们??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?? ?京ICP证101100 ?? 京ICP备14002229号-2 ??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01-2

? 中国商报社 版权所有??